强行交换配乱婬BD

<big id="05g6e"></big>
<pre id="05g6e"></pre>

  • <table id="05g6e"><span id="05g6e"></span></table>
    1. 校園小說網 > 最后一课 > 尸兄
      本書標簽: 神国之上  岳阳楼区酒吧招聘佳丽  岳阳楼区哪里的KTV招妹子     

      尸兄:血戰韓莊(上)求訂閱!

      尸兄

      血戰韓莊(上)求訂閱!。。。。司令員的命令,幾個師長沒有任何的意見,同時點頭回答道:“是,司令員…”

      “很好,現在你們馬上回到各自的指揮位置上去。十分鐘以后,部隊開始出發,目標,韓莊據點…現在散會…”劉華隨即命令道…

      白山縣城通往韓莊據點的公路上,日軍第三步兵聯隊,三千多名xiǎo鬼子。在聯隊長的親自指揮下,正排著四列隊形,xiǎo跑著向韓莊據點前進…

      而就在同一條公路上,距離日軍僅有不到兩公里的地方。一支不到兩百人的八路軍部隊,正朝著相反的方向。迎著面前的xiǎo鬼子,同樣以自己最快的行軍速度,氣喘吁吁的向白山縣城進軍,準備迎接日軍一個步兵聯隊…

      就在狙擊連王連長,在氣喘吁吁的隊伍中間,來回的對著身邊的戰士鼓勁的時候。前出偵察兵,氣喘吁吁的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,一臉焦急的匯報道:“連長,前方兩公里的位置,出現日軍先頭部隊,兵力一個中隊…”

      “部隊馬上停止前進,原地休整…”偵察兵的話音剛剛落下,王志東連長就對著身邊的隊伍,大聲的命令道。同時,對著面前的偵察兵,一臉焦急的問道:“有沒有看到xiǎo鬼子的主力部隊?”

      “有,xiǎo鬼子的主力部隊,就在先頭部隊后方五百米的位置…其中,xiǎo鬼子的炮兵以及輜重部隊走在整個隊伍的最后….”偵察兵隨即回答道…

      聽完偵察兵的回答,王志東連長滿意的點了點頭,隨即命令道:“終于把xiǎo鬼子給等來了???,通知羅連長以及所有的排長,馬上過來開會,布置戰場。今天,我們就在這里,給xiǎo鬼子來上一個迎頭痛擊….|”

      半分鐘以后,在所有連排長全部匯集到王志東身邊以后。王志東連長開口說道:“同志們,xiǎo鬼子現在就在距離我們兩公里外的公路上,并且快速的向我們行進過來。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,我就長話短說,現在我命令?!?br/>
      “羅連長,你的工兵連,馬上在公路上埋設地雷。當然,這些地雷要求全部用起爆器進行爆破,放過前面的xiǎo鬼子步兵,專mén對付xiǎo鬼子的炮兵部隊…狙擊連各排各班,馬上尋找有利地形進行隱蔽,做好戰斗準備。在地雷爆炸以后,馬上發動突襲,專mén狙殺xiǎo鬼子的炮兵人員…馬上開始執行?!?br/>
      馬上,一百多人的部隊,就迅速的分散開來。出了工兵連的幾十名特戰隊員,拿出自己的裝備,開始在公路兩邊埋設地雷以及鋪設引爆電線以外。狙擊連所有隊員,在自己班長的帶領下,快速的消失在了公路上…

      日軍第三步兵聯隊的行軍隊列之中。經過一個xiǎo時的急行軍以后。即使是訓練有素的日本關東軍士兵,也忍不住開始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…士兵們因為長時間的急行軍開始疲憊,部隊的行軍速度,也在無形之中,開始慢慢的降低…

      看著身邊行軍速度越來越慢的部隊越來越緊迫的時間。騎在戰馬上的日軍聯隊長,忍不住大聲的咆哮道:“部隊馬上加快行軍速度,如果軍糧被八路軍運會根據地,我們自己就會陷入斷糧的危機…想一想剛剛因為斷糧,在白山縣城全軍覆滅的佐藤師團…為了自己的糧食,為了在戰后,能夠活著回到自己的國家。勇士們,我們一定要趕在八路軍主力部隊的前面,奪回韓莊據點,奪回被八路軍搶走的軍糧….”

      在聯隊長的鼓舞下,在生與思的抉擇面前。即使是經過武士道jīng神熏陶的關東軍士兵,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前者…有了活下去這道興奮劑,剛剛因為疲憊,減緩下來的行軍速度,再一次被提升了起來。每個士兵,為了活下去這個信念,都是咬緊自己的牙關,扛著背上顯得越來越沉重的武器彈y拼命的向前趕路…

      當然,讓這些xiǎo鬼子不知道的是。此時此刻,他們的速度越快,距離死亡的時間也就越多。特別是走在整個行軍隊列最后,拖著一ménmén沉重火炮和彈yào的山炮中隊??梢哉f,每個人的臉上,都露出了慘白的面sè…

    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。兩公里的距離,對于急行軍的關東軍部隊來說,緊緊是一眨眼的功夫。就在公路上的工兵連,剛剛掃清公路上因為埋雷所留下的痕跡,進入爆破陣地,消失在公路上的時候。日軍先頭部隊,終于出現在了大家的視野范圍之內…

      一名扛著月經期的xiǎo鬼子軍曹,第一個出現在了大家的視野范圍之內。緊隨其后,排成兩列縱隊的日軍先頭中隊,一百多名鬼子兵,就一個接著一個的扛著自己的武器,出現在了大家的面前…

      雖然,一個中隊的xiǎo鬼子,嚴格的按照步兵典,一邊前進,一邊對道路進行嚴格的搜索,確保整條公路的安全。但是,這些訓練有素的xiǎo鬼子,想要發現經過一定特種訓練的特戰隊員,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…

      于是乎,戰士們給日軍炮兵部隊,jīng心準備的一個口袋陣,就這么輕易的躲過了日軍先頭部隊的搜索…隨著日軍先頭部隊的離去,三千多人的主力部隊就接踵而來,出現在了大家的視野范圍內…

      三千多人的大軍,浩浩dàngdàng的向伏擊圈開來。埋伏在公路兩邊的狙擊手,工兵戰士。在日軍兩千多把刺刀反光的照耀下。都是緊握著自己手中的步槍,將槍口的準星,對準了公路上快步前進的xiǎo鬼子,等待著自己目標的到來…

      終于,在所有人焦急的等待之中,日軍山炮中隊的六mén山炮,連同各個步兵大隊的步兵炮xiǎo隊。合計12mén大口徑火炮匹匹騾馬的拖拽至下,也出現在了大家的眼睛里…

      看著公路上12mén火炮,看到一根根粗大,在太陽的照耀下,散發著藍光的炮管。戰士的眼睛里,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的戰友,在日軍猛烈炮火的打擊之下,一個個犧牲在了戰場上,和自己分割兩世的情景。

      想到自己的任務,如果沒有完成。戰友在日軍炮擊之下的慘烈情景。埋伏在公路兩邊的狙擊手們,馬上就調轉槍口,將黑dòngdòng的槍口,對準了日軍12mén火炮周圍的炮兵人員。準備用槍膛中,帶著自己憤怒的子彈,收割xiǎo鬼子炮兵人員的生命…

      “起爆…”在公路上,騾馬的嘶鳴聲,士兵喊叫聲的掩護下。王志東連長的命令聲,顯得那么的微不足道…不過,就是這微不足道的聲音,一下子就摧毀了日軍整整半個炮兵部隊…

      “轟轟轟…”一團團橘紅sè的火球,從地上騰空而起。緊隨其后,就是一陣猛烈的爆炸聲在戰場上響起,顯得那么的刺耳。緊緊一瞬間的時間,幾十個xiǎo鬼子炮兵,連同四mén步兵炮一起,就被硝煙所籠罩,生死未卜…

      而在地雷爆炸聲的掩護下,隱蔽在公路兩邊,早已經將自己黑dòngdòng的槍口,對準了公路上xiǎo鬼子炮兵腦袋或者胸口的狙擊連。沒有任何的猶豫,快速的扣動了手中步槍的扳機。將一顆顆帶著憤怒的子彈è進自己目標的腦袋或者胸膛…

      因為有地雷爆炸聲的掩護,狙擊連齊shè的槍聲,并沒有引起多少xiǎo鬼子的注意力。直到看到一ménmén火炮周圍的炮兵人員,莫名其妙的被爆頭,直接倒在血泊之中,變成一具具尸體的時候。一聲聲驚恐的嚎叫聲,才在xiǎo鬼子的行軍隊列中響起。

      “敵襲…敵襲….”

      不過,就在炮兵周圍的大量士兵聲聲驚恐的嚎叫聲中趴在地上,舉著手中步槍,警惕的觀察者四周,想要找出偷襲者,進行反擊的時候。經過一輪shè擊,殺傷一百多名鬼子炮兵人員的狙擊連,已經悄然的撤出了戰場,向自己下一個伏擊地點趕了過去…

      不到十公里的行軍路程,在特戰二團一百多名隊員連續三次的偷襲之下。對戰士們威脅最大的炮兵部隊,12mén火炮,已經只剩下4mén。至于擁有者兩百多兵力的炮兵們,在幾十名狙擊手的槍口之下,連同他們的中隊長一起,變成了一具具軟軟的尸體…

      就在日軍聯隊長,騎在自己的戰馬上,舉著手中的望遠鏡,看著兩公里外,隱隱約約的韓莊據點的時候。前衛中隊一名少尉xiǎo隊長,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,大聲的匯報道:“報告聯隊長,前衛中隊遇到八路軍阻擊陣地,前衛中隊請求是否馬上進行進攻。占領八路軍前沿陣地….”

      “納尼,八路軍的阻擊陣地。喲西,果然是八路軍的前沿陣地….”說話間,聯隊長手中的望遠鏡,已經對準了前衛中隊所在的方向…

      果然,在距離自己大約一公里的位置,一條戰壕赫然的橫在了自己的面前,擋住了自己的去路。不過,讓人感到不解的是,整條戰壕內,并沒有發現哪怕一名八路軍士兵,連一挺機槍,一支步槍也沒有發現…

      “喲西,這一定是八路軍的前出陣地….不過,竟然沒有看到一名八路軍士兵,難道他們知道大日本帝國皇軍的到來,都逃跑了。命令前衛中隊馬上出擊,占領八路軍的前衛陣地,消滅擋在我們面前的所有八路軍部隊…”短暫的沉思以后,聯隊長的臉上馬上就露出了一絲的冷笑,果斷的命令道…

      “同志們,雖然我們只有一個連的兵力。但是,大家不要忘了,我們是整個八路軍中最jīng銳的特戰師。我們每個人,都可以當十個人用…所以,待會的戰斗中,所有人都要沉著應對。對付日軍中隊以下規模的沖鋒,不準動用輕重機槍…狙擊班,專mén負責xiǎo鬼子的擲彈筒手以及機槍手…同時,日軍不進入兩百米的距離,出了狙擊班以外,任何人禁止開火…”擋在日軍面前的前沿戰壕之中。接到防守陣地一個xiǎo時任務的特戰二團一連連長,對著身邊的所有班排長大聲的命令道…

      “連長,你就放心吧。我們可是好長時間沒有打過陣地戰了。今天,就在這里,好xiǎo鬼子真刀真槍的干上一架。正所謂狹路相逢勇者勝,今天,就讓xiǎo鬼子知道,咱們特戰師不光能打特戰,陣地戰也是一流的…”一排長緊隨其后開口說道…

      “說的好,狹路相逢勇者勝…你們馬上回到自己的戰斗位置上去,準備迎接xiǎo鬼子的第一輪進攻….”一連長贊同的點了點頭,命令道。

      日軍前衛中隊中隊長,看著眼前靜悄悄,連一挺輕重機槍都沒有發現的阻擊陣地,可以說是非常的狂妄。畢竟,作為日軍最jīng銳的關東軍軍官,手握一個中隊的關東軍jīng銳。在關內戰場上,以自己一個中隊的兵力,足可以抵得上中國政fǔ軍一個團的兵力。而作為這個中隊的中隊長,中隊長的確有自己狂妄的資本…

      得到聯隊長的命令以后,狂妄的中隊長想都沒有想,連最起碼的試探xìng進攻都給忘了。就命令兩個步兵xiǎo隊,一百多名鬼子兵,在大隊配屬的三挺重機槍的掩護下。排著三條密集的散兵線,向對面的陣地發起集團進攻。準備一次xìng,拿下對面八路軍陣地…

      看到向自己沖過來,日軍密集的散兵線。戰壕之中,正觀察著日軍一舉一動的一連連長,臉上馬上就露出了一絲yīn森的冷笑說道:“xiǎo鬼子還是老一套,連試探xìng的進攻都給忽略了,簡直是太狂妄了…同志們,今天,咱們就讓這一百來號xiǎo鬼子有來無回,讓他們永遠記住這一刻。狙擊班開始進行shè擊,一定不能讓敵人的擲彈筒和輕重機槍開火。擲彈筒班,負責截住xiǎo鬼子的后路,不要放過一個xiǎo鬼子….“

      “砰砰砰…“連長的話音剛剛落下,一陣凌luàn的槍聲,就在身邊響起….隨著槍聲的響起,日軍密集的散兵線中間,幾名抱著歪把子輕機槍的機槍手,胸口馬上就冒出了幾團血花,重重的倒在了沖鋒的路上…

      幾名機槍手的陣亡,不但沒有讓xiǎo鬼子指揮官感到任何的后怕,反而激起了他們最原始的獸xìng。關東軍部隊特有的狂妄和自大,也在這一刻完全體現出來。就在機槍手剛剛倒地,帶隊的日軍中尉副隊長,就對著身邊的士兵,大聲的命令道:“機槍shè擊,壓制敵人神槍手。步兵,繼續沖鋒,殺給給,天皇陛下萬歲…”…

      幾名機槍候補shè身邊指揮官的吆喝聲中,快速的撿起地上的歪把子,繼續進行沖鋒。與此同時,位于日軍沖鋒陣列后方,早已經蓄勢待發的三挺重機槍,也對著面前的阻擊陣地,吐出了三條炙熱的火舌,打的戰壕邊緣子彈橫飛。

      有了身后重機槍的掩護,聽著耳邊不斷響起的九二式重機槍,特有的突突聲音。xiǎo鬼子的膽子,馬上就變大了不少。再也沒有任何的估計,邁開了自己的步子。整個部隊沖鋒的速度,也加快了不少…

      雖然,紛飛的子彈,打得戰壕邊緣子彈橫飛,看起來非常的恐怖。但是,日軍重機槍的壓制xìng掃shè,并沒有影響到經過特種訓練以后,狙擊班戰士們的發揮。在兩百多米的沖鋒距離上,六名狙擊手,再一次連連shè擊è殺了十幾名xiǎo鬼子輕機槍手,擲彈筒手。

      而此時此刻,一百多名日軍所組成的散兵線。已經沖鋒到了距離陣地,僅剩下不到兩百米的位置。

      面對近在咫尺,幾乎可以看得到xiǎo鬼子清晰臉龐的時候。戰壕之中,早已經隱蔽待機,準備進行shè擊,狠狠打擊日軍的幾十名步槍手。在連長的命令聲中,馬上就從戰壕邊緣,悄悄的伸出了手中的武器…

      “開火….“連長的吼聲,就像是一注興奮劑一樣,注入到了戰壕之中,每一名特戰隊員的耳朵里。而就在一瞬間的時間,剛剛還在囂張的三挺重機槍,馬上就啞火了。三名狂妄的xiǎo鬼子重機槍狙擊手的shè擊之下,沒有任何的疑問,也紛紛胸口中彈,倒在了血泊之中…

      “砰砰砰…”密集的步槍shè擊聲,隨著連長的命令聲,開始在陣地上響起。雖然,普通步槍手的槍法,和狙擊班的幾名狙擊手,沒有任何的可比xìng。但是。這些步槍手,畢竟都是從數十萬大軍,jīng心挑選出來的jīng兵…

      面對兩百米的活靶子,這些jīng心挑選出來的步槍手們,還是非常jīng準的一打一個準。緊緊第一輪的shè擊,日軍第一條散兵線上的三十多個xiǎo鬼子,就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,變成一具具血ròu模糊的尸體…

      bk

      b

      上一章:大主宰全文免费阅读 尸兄 最新章節 下一章:神印王座
      强行交换配乱婬BD

      <big id="05g6e"></big>
      <pre id="05g6e"></pre>

    2. <table id="05g6e"><span id="05g6e"></span></table>